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阅读新闻

超吓人短篇鬼故事

[日期:2019-11-08] 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一位医生在做完急诊后已是午夜,正准备回家。走到电梯门口,见一女护士,便一同乘电梯下楼,可电梯到了一楼还不停,一直向下。到了B3时,门开了,电梯门开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他们眼前,低着头说要搭电梯。医生见状急忙关上电梯门,护士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让她上来。”医生说:“B3是我们医院的停尸房,医院给每个尸体的右手都绑了一根红丝带,她的右手,他的右手有一根红丝带……”护士听了,渐渐伸出右手,阴笑一声说:“是不是……这样的一根红绳啊?

  朋友是从菲律宾到加拿大留学,在加拿大念书的时候,和母亲共住一间小房子. 朋友的书桌摆放在房间的角落,旁边有一扇窗.朋友是个十分用功的人,但搬进房子后不久,每当他坐在书桌前专心念书时,便感觉到一直有东西轻轻的敲著他的颈子.起初他以为是自己神经过敏,便不太在意,但久而久之,这种感觉便一直存在,只要他一坐在书桌前,就不停的感觉到有东西轻触他的颈子,然而只要一离开书桌,这种感觉便消失无踪.於是他便将这个情形告诉他母亲,他母亲就找了个算命师询问算命师告诉他,有许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可以被照像机所捕捉,於是就叫他下次再有这种感觉时马上拍张照片,说不定可以解开谜底.朋友半信半疑,回到家后便坐回桌前念书,不一会又感觉到有东西轻轻敲著他的脖子,他的母亲马上替他拍了张照 片, 赶紧送去照相馆冲洗.拿到照片时,两人皆吓得脸色发白,照片上在朋友身旁的,是一双悬在空中的脚,原来朋友一直感觉到的,便是上吊自杀的那个人悬在空中的脚,因在空中摆荡而不停的轻触他的颈...

  有mopper说这个故事不可怕,但是小猫第一次看的时候吓了几晚上没睡觉,所以也列上。

  我们学校是个外语学校,有一些时间夜里经常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深夜上门推销,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逃过楼下检查的.天天夜里都来,一间间房间的敲,如果有人开门就问;要不要红衣服/由于女生被吵后非常生气,都大叫着不要,一连几个晚上都这样.有一个晚上,那个女子又来了.咚!咚!这时门开了,从里面冲出一个女生对她大吼;什么红色的衣服?我全要了.多少钱?

  那女子笑了笑,转身走了,也没给她红色的衣服,那晚上大家都睡得很好,没有人再来敲门了.第二天,宿舍里的人全都起来了,只有那个冲红衣女子大吼的女生还没有起床,她的同学把她的被子掀开,她,她浑身都是红色的,她上身的皮已经被剥开了.血流得潢身,看起来就像是穿了一件红衣服.

  一个女生晚上去上厕所.因为夜太深了,她一个人去上厕所,心里非常的害怕.可是因为晚上吃了什么东西,肚子十分不好受,又不能硬撑,只好心惊胆战地去.

  厕所是在刚有学校就有了的旧厕所,女生刚蹲下没多久,在她身后有一双苍白的手伸了过来.她吓了一大跳,只见那只手上有两张纸,一张白一张黄.一个可怕的声音说到:选一张,白的还是黄的女生很害怕,问到你是谁?白的还是黄的为什么要选选一张吧.女生没办法,只好来了一张白的.声音笑到:白的三天黄的七天.便消失了.女生打开门,可是门外什么也没有啊.她吓坏了/忙回到宿舍,告诉朋友们这件事,朋友笑她太紧张了,神经出了毛病了.她坚持说自己当时很清醒的.大家讨论了一回,结果是不会有事的.

  可是过了三天,这个女生莫名地就死了.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她的死因上写着死因不明

  有一所医学院,为了教育出有素质的学生.规定每一学期的期末考试时,让一个学生单独在太平间里呆上一个晚上.虽然这种考试看上去不太人道,可是校方却一直坚持了下来.

  这一回,轮到了一向自称胆子很大的阿美了,阿美在学校里一向以胆大包天自居,而且是猫扑等许多论坛的鬼故事写手,以吓死网友为乐.她早就说过不把这种考试当回事了,可是,当校方宣布今天轮到她时,她还是惊出了一头冷汗.必竟是一个人独自在漆黑的太平间一个晚上啊.还不准点灯....

  晚上,阿美被带到了太平间里,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屋子里一下子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阿美缩在了屋子的一角,当她想到四周全部都是死人时,她的头皮顿时一阵阵发麻...过了一会儿,月光照了进来,借着月光,阿美发现太平间的墙上居然有一面镜子.于是,她便对着镜子开始唱起歌来.她一直唱啊唱啊,直唱到了天亮...

  第二天,肿着嗓子的阿美被带了出来,她得意洋洋地对大家说没什么也不起的,对自己来说只是一件小事罢了.大家都很佩服她,这时,有一个同学问她嗓子怎么肿了?她说自己在太平间里对着镜子唱了一夜的歌,今天早上才不唱的.这时,大家的脸色变了,阿美还不解其意...停了半天,有一个同学脸色惨白地告诉她___

  35岁上,她得了肺癌。拿着诊断书,哭了笑,笑了哭。不抽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何以得了肺癌?

  她来到他办公室,却看到他桌上一袋自己素日最爱吃的干果,旁边,放着个药瓶子,说明触目惊心。她流下泪来,红色。

  这个故事吓到小猫了。先看一遍,觉得什么都没说,再看,看懂了,背后一阵寒意. 有点难懂,大家看懂了么?

  死也不让你死在北京有一对高中男女同学,他们很要好,学习也很不错,在学习生活上都互相帮助,共同进步。后来男孩子上到南京的一所大学,女孩子在北京的一所大学。他们互相联系并确立的恋爱关系。他们约好等大学毕业后双双回到美丽的家乡工作结婚生子。

  但是时间太能改变一个人了,北京的女孩子经受不了诱惑,为了能够留在北京。她结识了一个比自己大好多的老板,并决定就这样留在北京,做北京人。男朋友知道后。一路悲伤到北京约女孩谈心。但是女孩很绝情。要和男孩子分手,恩断义绝。男孩子一时气愤冲动。拿起水果刀就割自己的手腕。女孩子不但没有阻拦,甚至都没有叫救护车并且看着男孩流尽了血,在抽搐和绝望中死去。直到死,他都死死的盯着女孩,盼他回去。

  不久以后女孩怀孕了,生了一个小男孩。可是还是老实闹得厉害。女孩子没有办法。决定把孩子送给自己的妈妈带着。说来很奇怪,她一做这个决定,孩子就不闹了。

  回到家乡的感觉很好,可惜是在夜里,车的终点站离家还有一段距离。她就抱着孩子往家走。突然她看到孩子死死的盯着她在咀嚼什么东西。翻看衣服一看,孩子在啃自己的手,手已经被啃的稀巴烂。女孩吓坏了。一个趔趄就做地上。孩子上来就咬住他的颈动脉,死死的盯着她。那种熟悉的眼神。

  有一个男生晚上要坐公车回家,可是因为他到站牌等的时候太晚了,他也不确定到底还有没有车....又不想走路.因为他家很远很偏僻,所以只好等着有没有末班车....等啊等啊 .... 他正觉得应该没有车的时候,忽然看见远处有一辆公车出现了....他很兴奋的去拦车. 一上车他发现这末班很怪,照理说最后一班车人应该不多,因为路线偏远,但是这台车却坐满了...只有一个空位,而且车上静静静地没有半个人说话..... 他觉得有点诡异,可是仍然走向那个唯一的空位坐下来,那空位的旁边有个女的坐在那里 ,等他一坐下,那个女的就悄声对他说:你不应该坐这班车的, 他觉得很希奇,那个女人继续说:这班车,不是给活人坐的...... 你一上车,他们(比一比车上的人)就会抓你去当替死鬼的. 他很害怕,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结果那个女的对他说:没关系,我可以帮你逃出去. 于是她就拖着他拉开窗户跳了下去,当他们跳的时候,他还听见车里的**喊大叫着 竟然让他跑了的声音..... 等他站稳时候,他发现他们站在一个荒凉的山坡,他松了一口气,连忙对那个女的道谢. 那个女的却露出了希奇的微笑: 现在,没有人跟我抢了.......

  宁最近总是梦见同一个梦,梦里一个男人对她说:你来嘛,你来找我嘛,我等你..... 终于,宁忍不住了,于是问他,:你是谁?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呢?男人说:明天中午12点在xx公园门口的站台上来找我,我这里有一颗痣.男人用手指着自己的下巴. 醒来,宁匆匆找到自己的好友并把一切告诉好友,好友答应陪同她一起前往.中午11点55分两人在约定的地方等,却不见男人来,天气炎热,宁对好友说:太热了,我到对面买两支 雪糕,你在这里等我.说完宁过街去了. 就在这时,一辆车子冲了过来,一声惨叫......好友跑过来一看宁,已倒在血泊中.当打开车门预备把宁送到医院时,才发现这是一辆灵车,而车上的玻璃棺材中躺着个男人,男人的下巴有一颗痣.....好友恍然,看看自己的手表,现在的时间是12点整.再探探宁的呼吸 ,已经停止了.

  小孩生日,爸爸妈妈很开心, 于是帮他拍录像. 小孩在床上跳啊,跳啊...

  有一只沾满血的手抓着小孩的头发,一上一下,一上一下,最后把小孩往地上一丢

  去年,那是一个雨夜,我在国道上拦了一辆车回重庆,现在回想一下,那应该是辆很破的老式客车,车子很空,在车子的最后一排坐着一位少女,她旁边有一排空座,我走过去问她:“这个位子我可以坐吗?”她微笑的点了点头,她很美,美得有点让人惊讶,她穿着一条素色的长裙,出于一种男人的本性,于是我便和她聊了起来,我和她聊了一些我的往事。她听的很入神,讲到情深之处她还有一些感触,接着她的话匣子也打开了,她说:“我今年22 岁,小时候很苦,在我五岁生日那天,爸爸突然走到我面前对我说,明天妈妈就会离开我们,叫我千万不要伤心,那时我还小,并没有在意。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听到妈妈过世的噩耗,我用一种诧异的神看着爸爸,他只是对我苦苦地笑。就这样爸爸、我和弟弟三人又过了几年,在我十岁生日那天,晚上爸爸泪流满面的对我说:“明天弟弟也要离开我们了”。我问:“弟弟要到哪里去?”爸爸说:“弟弟到妈妈那里去。”那时我也没有在意。 第二天,弟弟莫名其妙地离开了人世,我感到了恐惧,去找爸爸,爸爸用一种冷漠的眼光看着我,一句话也没有,接下来这几年,我过得不错,可是在我十五岁生日那天,早上爸爸把家里的一切都打点好,他为我过了生日,晚上他突然对我说:“明天爸爸也要离开你了,你要好好的过以后的日子。”他把一份信交到我手里,对我说:“等20岁生日那时,你打开信,一切的一切都会有答案。”我很害怕,我怕爸爸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第二天爸爸真的离我而去,在河边,他们找到他的尸体。

  说着说着,她哽咽了,她继续说到:“就这样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过着,又过了三年,阿刚走进了我的生命中,我很爱他,我们住在了一起,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忽然有一天阿刚不见了,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他,我心碎了。终于熬到了二十岁,生日那天晚上,我打开了那份爸爸留给我的信,信是这样写的:莲儿,我知道这几年你很苦,但是在你18岁时,你会认识一个男人,但是一年后他也会离开你,你不用去找他,因为你根本就找不到他,明天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团聚 了。我听到这里,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我又问了她一次,“你今年几岁?”她告诉我:“22岁,现在家里人对我都很好。”忽然间我出了一身冷汗,管家婆论坛网址作为信使的系外天体,,才注意到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人来找我买票,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人的脸上毫无表情,我试着向窗外望去,雨下得很大,模糊了我的视线,我大声问司机:“车到哪了?”司机不答。他好象并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我猛然转头想找那个女孩,她不在了,节约用水手抄报作文20字。我又四周 看了一下,她已坐到了我的另一边。

  “司机停车!!!!”我大喊,车子停了下来,我拼命地跳了下去,踩了个空,重重地摔在了水坑里,我顿时失去了感觉,只恍惚间发觉自己在飘。

  第二天,有车从路边经过,发现了我,我醒了过来抓住身边的一个人问:“我还活着吗?”他们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看着我……

  在一所学校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学校有一幢女生宿舍楼很旧了,因为住的人不多,所以学校也没整修。这幢楼里有三分之一的房间都空关着。小$和小#是刚住进来的新生。第一天晚上深夜她们隐约听到有很凄惨的哭声从走廊传来,以后几天每晚都是这样,听得令人毛骨悚然无法入睡。于是她们就向学姐们说起这件事。开始同学们一口否认有这种事,但经不住小$和小#的追问,终于说出原来在这楼里某一间寝室曾有一个女生上吊自杀了。小$是一个无神论者,一听这话就不信了,她说:“晚上的哭声肯定是有人装神弄鬼,今晚我就去拆穿她!”说着她就离开了。胆小的小#还没反应过来,但学姐们的话并没讲完,后来的话只有小#听到了。

  这天晚上小$和小#都没睡着,半夜十二点刚过,隐约的哭声又飘来了,咿咿--呀呀--,令人寒毛倒竖。小$对小#说:“我们去找找吧。”便拉着小#寻声走去。小#早已面如纸色,木木的由小$牵着走。深夜的宿舍走廊弥漫着鬼魅的气息,几盏忽明忽暗的小灯照着,把她们的身影长长的拖在地上。她们巡着这哭声来到了四楼。这层楼面几乎所有的房间都关着。在这里哭声听起来更凄惨,更恐怖。现在连小$也有点害怕了。她们来到一间寝室门前,这里就是传出哭声的地方。这间寝室显然已空关了很久,门上斑驳的旧漆和一些蜘蛛网表明这里好多年没人料理了。

  这时恐怖的哭声突然停止了,留下死一般的寂静。小$定了定神,看了一眼发抖的小#,然后用力推门,但是门锁得死死的,根本推不开。小#颤抖的说:“我--我们回去吧,我好--好怕!”小$根本不听,她发现这扇门的锁是老式的,有一个小指指甲般大小的钥匙孔。于是她就把眼睛对着钥匙孔朝里看,只看到血红的一片,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她揉了揉眼睛再朝孔里看去,依旧是一片血一样的红色。她喃 喃的说:“怎么尽是一片红色呢?”

  听到这话的小#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发青的嘴唇颤抖的说:“学姐说,那女生吊 死的时候--眼睛被血染红了--小$,她的眼珠是红色的!!

  朋友是从菲律宾到加拿大留学,在加拿大念书的时候,和母亲共住一间小房子. 朋友的书桌摆放在房间的角落,旁边有一扇窗.朋友是个十分用功的人,但搬进房子后 不久,每当他坐在书桌前专心念书时,便感觉到一直有东西轻轻的敲著他的颈子.起初他以为是自己神经过敏,便不太在意,但久而久之,这种感觉便一直存在,只要他一坐 在书桌前,就不停的感觉到有东西轻触他的颈子,然而只要一离开书桌,这种感觉便消失无踪.於是他便将这个情形告诉他母亲,他母亲就找了个算命师询问算命师告诉他,有许多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可以被照像机所捕捉,於是就叫他下次再有这种感觉时马上拍张照片,说不定可以解开谜底.朋友半信半疑,回到家后便坐回桌前念书,不一会又感觉到有东西轻轻敲著他的脖子,他的母亲马上替他拍了张照 片, 赶紧送去照相馆冲洗.拿到照片时,两人皆吓得脸色发白,照片上在朋友身旁的,是一双悬在空中的脚,原来朋友一直感觉到的,便是上吊自杀的那个人悬在空中的脚,因在空中摆荡而不停的轻触他的颈...

  传说在一所小学里,有85间教室,和15间办公室,一共100间房子,但是其中的一间房子无论何时都是上锁的,因为许多年前那间房子里发生过怪事,尽管怪事的内容已经没人记得了

  后来学校招的学生多了,打算新设一间教室,那届的校长是当地有名的无神论者,他看到一间大房子一直被闲置,心里觉得很是可惜,于是就把新教室安排在这所被封了几十年的大房间里,

  这件教室坐着30个学生,16个男生,14个女生,我的叔叔阿名也是那届的学生,阿名说,他们30个学生,多数住校,因为学校在大山里,只有学校隔壁村的学生才会选择走读,其实住宿费也不是很高,那时的学校住宿费的确比现在便宜不少,但是那时的宿舍条件也很差,阿名和7个男生合住在一所宿舍内,那所宿舍到了夏天,尤其是夜里,便蚊虫满天飞,而且同舍的寝友不是打牌,就是抽烟,因此阿名经常独自在教室里温习功课到天亮,有一天晚上,阿名在教室里温习,教室里的表已经指向12:00了,阿名突然觉得小腹涨痛,想是要去大解,于是就拿着随身携带的卫生纸像厕所走去,就在他刚刚走出教室的一刻,教室里的灯灭了,整个楼道黑漆漆的一片,阿名觉得很奇怪,他打算去看个究竟,于是独自走进教室,他刚进教室门的时候,脚下一绊,那卷卫生纸也掉在了地上,阿名赶紧毛下腰摸索,终于把卫生纸捡起来了,突然,他发现窗前站着一个人,那人穿这一件白衣服,他看不到那人的表情,他下意识的揉揉眼,松开手,那人已经消失了,

  这时教室的灯又都亮了起来,阿名心里有些发毛,他连灯都没关,径直跑回宿舍去了,他回到宿舍,躺在床上,他的手里还握着那卷卫生纸,阿名惊讶的发现,那卷卫生纸已经松开了,像一条线一样,托了一路,线的另一头一直延伸到宿舍外,而刚刚看到的穿白衣服的人,正在一面倒着卫生纸,一面朝宿舍走来,阿名甚至透过宿舍的窗户,看到了那人的脸,更让阿名感到恐惧的是,那人的嘴里含着一根又长又红的舌头! 那个人一边冷笑,一边在窗外转过脸来,他用那下垂的眼球盯着阿名,发出一阵阵阴森的笑,阿名当时完全傻了,他不知道如何是好,而窗外的那个人依旧一面倒着地上的纸,一面朝阿名走来,落在地上的纸,仿佛他的轨道一般,他往前走,他绕过窗子,阿名甚至能感觉到他就在门外,而那门也悄无生息的开了

  那个人已经进入宿舍了,继续缓慢的往前走,就在这时,阿名已经意识到,手里拿的哪里是什么卫生纸,而是像布一样的东西,他同时也看到,那个人正将那白布一点一点缠回到自己身上,

  就在他快要靠近阿名床位的时候,睡在阿名上铺小章醒了,他仿佛要去厕所,他看到阿名手里的卫生纸,就夺了过来,还骂了一声,{睡觉拿什么卫生纸},径自朝厕所跑去 ,那个人冷笑着看了阿名一眼,跟着小章跑了出去.......阿名打算叫住小章,可是他根本张不开嘴,过了一会,他听到小章的尖叫..

  第二天,人们发现小章死在了厕所里,他被一根白布掉在厕所的屋脊上!!阿名来到教室的时候,他看到他的座位上,放着一卷白色的卫生纸 ,第二年,那个教室又被封锁了,然而阿名早在教室封锁之前,就转到了别的学校,现在他在东北的一家化工厂工作,有一年我去他家探亲,他给我讲起这个故事,他说其实很多事都是注定的,比如你命中注定不该死,你就算遇到再大的险也死不了,你命中注定该死,你不遇险也会死,阿名拿出一张出事前的照片,那是他们宿舍8 个人的合影,照片里,小章的脖子上栓着一条雪白的绸布.....

  女孩跟男孩在餐厅吃饭,面对着生日蛋糕,女孩为了感谢男孩,让男孩吹熄蜡烛。

  男孩鼓起勇气向女孩告白,女孩摇摇头:「你很勇敢,但是我比较喜欢聪明的人。」

  2017-08-09展开全部李梅急忙取来一只碗,她按照村长所说的将那张所谓的符纸烧在碗里,“呼”的一声那符纸在碗里爆了一下。她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臭臭的,还冒着黑烟,李梅已经顾不得想那么许多,她慌忙给惊魂未定的儿子灌下,肮脏的纸灰呛得小浩摸着嗓子拼命的咳嗽着…………

  林子在一旁已经装好了满满一大包的火纸和香烛,那是父母的葬礼上剩下的。李梅抓起一条毛毯将儿子裹了裹,夫妻二人便一头扎进茫茫的夜色中。

  小浩无力的趴在妈妈的肩膀头上,从喝下那纸符文开始,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和舌头开始发麻,他想说话,他想阻止妈妈带他去那个和地狱一样的地方,他想告诉妈妈他看到了谁…但舌头和嘴唇笨重的无法动弹,就连喉咙都是发不出声来。现在的小浩,已经全身瘫软,就像一具活着的尸体,随着妈妈颠簸的肩膀随意的摆动着……

  不久他们就重新回到了那片乱坟岗,满头大汗的李梅把儿子放在那一大片坟包的中央,两个人从中间的坟包开始向外圈扩散,他们在每个坟头上三柱香,烧纸钱,夫妻二人诚心的跪在每一个坟包前磕着头,李梅泪流满面的边磕边乞求着这些鬼魂放过自己的儿子。

  可是 夫妻二人都没有发现,从他们走出房门的那一刻,有一个黑影在一直跟着他们…

  直到黎明时分,精疲力竭的林子和小梅磕完了那大大小小所有的坟头,当他们返回坟岗的中央时,两个人都呆住了…他们看到的是散落一地的断香

  和那条裹着儿子的毛毯,而儿子小浩,就在上方的树杈上,被一根沾满泥土白色的布条吊在那里,随着穿过树林的冷风,悠悠的摆动着………

  李梅惨叫一声昏倒在林子脚边。“ 还是没能逃的过去,呵呵呵呵……”林子抓着已经凌乱不堪的头发近乎崩溃的笑着。

  这时,村长带着一行人赶到了,他们好像也都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都傻傻地站在那里。“快快,快把孩子放下来,先埋葬了,实在是太邪了。”村长惊慌的说道,我要好好给他超度超度,这孩子怨气太重了。村长说这番话时流露出的些许不自然,倒叫林子觉得好像在着急掩饰着什么事情。

  村民七手八脚的把小浩放下来葬在一棵树下。然后在村民们的抬架和搀扶下,精神飘忽的林子和昏厥的妻子回到了他们的老屋,短暂几天从父母双逝到痛失爱子,林子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他飘忽的双眼变得充血而且浑浊不堪,甚至和死人一样停滞。不知过了多久,他昏昏欲睡,栽倒在妻子身旁。

  恍惚中林子觉得他和妻子来到了那个树林,树林里起了浓浓的雾,一个瘦小的身影歪歪斜斜地从浓雾中朝他们走来。正是儿子小浩,小浩满脸鲜血的哀嚎着:“爸爸,妈妈,爸爸,妈妈,我的眼睛好疼啊………,我看到了那个叔叔,………我看到了那个叔叔……。“啊!”满头大汉的林子和小梅几乎是同时坐起来的,他们惊诧的互相看着看着对方,林子喘息着说:“我梦到浩浩了,他告诉我他眼睛疼……“对对对”小梅打断了林子的话,好好还说:“他看到了什么叔叔!!”夫妻二人没想到会做着同样的梦,他们翻身下床,匆匆像儿子的坟头跑去……

  当他们来到那棵大树下的时候,林子发现儿子的坟被翻动过了!!林子和小梅拼命的用手挖着儿子的坟,当浩浩的尸体被挖出来时,浩浩的眼睛……果然没有了,只剩两个黑漆漆的流着浓血的眼眶……想到村长的怪异的言行,想到儿子托给他的梦,想到前前后后发生的一切,林子忽然胆颤心寒!!他慌忙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哆哆嗦嗦的拨着号码……“咳!!该死”林子骂道,他忘记这儿是没有无线信号的,村民们都还在用着公用电话。。林子抓住妻子的手拼命的往回跑去,他来不及给惊恐万分的妻子解释到底他想到了什么。

  林子驱车带着妻子驶离了村子,当李梅听完林子的话时,她惊恐万分的张大了嘴巴,想到这几天的遭遇,他们两个觉得脊背冰凉冰凉的,正当李梅为及时逃离了这罪恶的村子舒了一口气时,前方的小路被一辆横着的货车截住了去路。车门来了,下来了一行人,正是跟着村长埋葬小浩的那几个人……

  当林子和小梅被绑回那充满噩梦的树林时,村长幽幽的从树后走了出来,他阴毒的看着林子和小梅笑着:“你很聪明林子,我想你也知道我们的秘密了,虽然贩卖器官是死罪,但是这是一个很好很快的发财途径,本来和你们无关的,但是你儿子发现了我们的秘密,他迟早会说出去,你们不死,我们就得死!!对不住了………

  几个月后,村长一行人在去城里的新别墅的途中,跌入路边的深崖,他们身体的每一截骨头都折断了,内脏摔得粉碎!

创富图库| 港京图库| 心水图库| 摇钱树论坛| 一肖中特| 开奖现场| 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二四六报彩神童论坛| 大赢家高手论坛| 118图库| 香港财神爷网| 七仙女论坛76722| 老铁算盘| 青龙五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