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阅读新闻

求几则鬼故事。。。

[日期:2019-11-07] 浏览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自从他从医科大学毕业后继承了父母丰厚的遗产,即便是一辈子不工作也够他挥霍的了。不过他不喜欢女人也不喜欢享受。他乐衷于搜集各种千奇百怪的故事。大部分时候他都不在家而是在外面旅行,他没有其他的朋友,在别人眼中他是一个怪人,但碰巧我也是个猎奇者。所以每每遇见奇怪的事他都愿意找我来分享他探奇的快乐。这不我刚接到他的电话。说是他在外周游一圈回来又带了许多新鲜而有趣的故事。我立刻赶了过来,因为我在休年假,于是干脆搬到他家去。每天晚上都听他讲述那些奇异的故事。正好一晚一个。

  朋友一边抽着烟一边神秘的竖起他的食指给我看。“看,每个人的食指都代表着人的贪婪,因为吃的欲望是人类最基本和最原始的欲望。知道为什么叫食指么?因为古人说一旦看见好吃的东西食指就会跳动,不是有句成语叫‘食指大动’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一个关于食指的故事。”说着,他把香烟熄灭,开始叙述这个故事。

  “我到西南一个小镇的时候寄宿在一户人家里,那里有一位年岁很大的老人,老人精神很好,我没事就和他谈天。也就从他口中知道了这样一个故事。在民国的时期,这里的女孩要嫁一个好人家的话首先要有一个好身材,尤其是腰。据说一些人家都有明确的规范尺度,精确到毫米呢。(我笑道:“这也太夸张了”)。越是瘦的女孩他们越觉得漂亮,看来恰恰与唐朝的胖为美相反呢。可能当地的人对猪非常的反感,也就蕃衍的认为只要是肥胖的都是丑恶不堪的。于是那里的女孩都拼命的节食,为了能有一个一步三摇,风吹柳絮飘的轻柔身段。

  其中有一个叫秀的女孩,自从她明白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要和自己的腰围成反比就不在吃肉了,而且包括面食。但似乎命运很喜欢和人开玩笑。即便秀从早到晚不停的运动,只吃一点水果,她也会长胖。或许按现在的话来说是基因的问题,或许根本就是一种病。但当时的人可不这么认为。那些瘦瘦的女孩子都在后面嘲笑着秀,说她是猪精投胎。家里人也不住的唉声叹气。因为秀的身材已经越来越胖,别说嫁个好人家,恐怕就是当地最穷的老四家也不要她了。

  说到老四,其实与秀家里到能寻到几丝亲戚关系,但这种亲戚就象头上的头发,多的数不过来,每天不得掉上几把。不过老四的儿子月秀到是青梅竹马,两人幼年时经常一起玩耍。不过自从秀立志嫁入富人家后就断绝和老四儿子的关系了。不过老四的儿子却一直把秀放在心里。现在这种时候秀的父母也顾不了了,他们最大的愿望是赶紧把秀嫁出去,省得留在家里丢人显眼。毕竟,他们认为女儿这种货物家里还是有很多的。

  老四的儿子叫民,其实论相貌道也英俊,只是家贫,穿着很破旧,但十分干净,无论是人还是衣服。秀的父亲把这事向老四一提,老四父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结果在一天之内就完成了提亲,下聘,回书,过门酒席之类的烦琐程序,在当时也算一项记录了。

  秀虽然百般怨气,但也没办法,谁叫自己命不好。再不嫁,过几年恐怕连民都看不上自己了,何况丈夫对自己千依百顺,疼爱有加,日子到也将就的过了。

  事情往往这么凑巧,或许是风水的缘故,或许是心情的缘故。秀嫁到老四家后反而日渐消瘦,最后到成了当地有名的瘦美人。可惜她早已为人妇。不过依旧很多人打她的主意。那里的人可不在乎什么头婚,二婚。因为媳妇对那些人来说不过是生育的工具和对家里风水的改良作用罢了。

  秀自己也不安分起来了。而且她坚持不要孩子。这点令民十分的苦恼。他知道没有孩子自己是留不住秀的。其实有孩子有能留住?秀家里活也不干了,见天和一些朋友聊天逛街,或者去大户人家做客。哪里像一个穷苦人家的媳妇。

  没过多久,秀果然再次发胖,一切仿佛回到从前。她再次沦为一个农妇。她怨恨命运的玩弄。只有民暗暗发笑。表面上却和她一边抱怨一边安慰她。

  日子如同织衣的梭子,在重复的穿梭。一晃十几年过去。秀也生育了几个小孩。她也不在做梦了。安心和民过着日子。一直到他们的女儿月儿的长大。

  月儿生得非常漂亮,吸取了父母的优点。不过似乎她也一直都处于不胖不瘦的状况。甚至偶尔还会丰满一些。其实按照现在的标准一点都不胖。不过秀不愿意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她很早就开始控制月儿的饮食。不过功效不是很大。眼看着月儿快十六了。但腰却比起他同龄的女孩要多筐一圈。急的秀天天睡不着。

  看着自己的妻子天天熬的黑眼圈。民终于忍不住了,或许他认为时间已经冲淡了一切。这时候告诉妻子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这天两人和衣睡在床上。秀依旧翻来覆去睡不找。民把她身体掰过来。正色道:‘你知道你过门的时候怎么突然瘦了么?’

  ‘那是因为我,我们家虽然穷,却知道一个可以让人变瘦的法子。不过祖辈们交代是禁术,用多了控制的不好会得报应,不过究竟什么报应却不知道。你来到家后我就对你施了这个术,后来你想走我又把术解了,所以你又变胖了。’民黯然的说道。

  秀已经过了生气的年纪了。其实她早觉得自己突然变瘦又变胖可能是丈夫捣鬼,不过听见这种奇妙的方字到也觉得好奇。‘算了,都过去了,我不怪你,不过你不能耽误月儿啊,我可要让她嫁一个好人家!你赶紧告诉我啊!’

  ‘指头?什么意思?’秀奇怪的问。民告诉秀,相传在几百年前,祖先在饥荒的时候好心收留了一个叫花子。据说这个叫花子不是凡人,是游历民间的茅山术士,不过是装做要饭的来看看众人的善心。他见民的祖先心地善良。就教会一些法术给民的祖辈。后来一代代传下来,大部分都已经失传,只有这变瘦一法却奇怪的保留下来。但民的家族自此就开始败落下来。恐怕这和民间流传着使用茅山法的诸多忌讳有关。茅山术禁忌极多,一旦破坏,轻则破财倒霉,重则有血光之灾甚至祸连后代。相比民的祖先定是用法术做了些什么不义之事才有所报。

  至于这个法术,民告诉秀,其实只要将吞下自己食指的指甲就可以。但这个术最多一次只能维持数年。而且每个人可以瘦得程度是有限的。用的多了,据说最后会发生很恐怖的事。由于只是变瘦,民一家人也很少去使用,不过民的父亲还是教会了民使用。

  ‘难怪后来你每次见到我都那么好心帮我修指甲。’秀语气怪怪的说。民觉得有些尴尬。摸着妻子的脸,‘我这不还是因为喜欢你么。’

  果然,没过多久,月儿果然瘦了下来而且是十里八乡瘦的最漂亮最精神的。邻里都夸民和秀养了这么一个好女儿,肯定可以嫁一个好人家。夫妻二人听了笑的合不了嘴。

  但事情很不凑巧,当地最大的一户财主要找儿媳妇。这个财主就是前面提过的儿媳妇的体重腰围都精确到最小单位的那种人。秀当然让女儿去试试了。可惜就差那么一点。而且月儿已经是最轻的了。财主放出话,在过一星期没人合格的话,就去外地找了。秀一心想让女儿嫁进去。就逼民再次施法。民无奈的说:‘你听过神行太保戴宗么?其实像那种术也是有不同程度的。据说有一位信使在送信的时候耽误了时间。怕被责骂,一位好新的茅山术士教他以银针刺脚底,忍住痛,放出杂血。可以日行三百,夜行三百。果然如实。后来信使再次向术士讨教跑的更快的办法。术士说,只要将双腿膝盖骨挖去,可以日夜行两千里。结果信使吓跑了。

  ‘我是想告诉你,如果你还想让月儿瘦下去的话,所付出的就不是指甲了。’民担忧地说。秀沉默许久,最后还是要坚持让月儿一定要进那个有钱人家的豪门。民问了女儿的意见,月儿自然想母亲高兴,家里摆脱贫困,一口答应了。民呦不过二人。不过这次需要的是月儿必须吃掉自己的食指!

  大户人家并不在乎少跟指头,只要其他标准到了就可以了,指头可以说以前小时候弄伤的。于是月儿只要咬着牙剁掉食指,并吃了下去。果然,第二天月儿就又明显的消瘦了,手上的伤一好,马上去财主家,财主正发愁呢,一看月儿就大喜过望。这桩婚事很快就定下了。指头的事大家似乎也都渐渐忘记。事情慢慢恢复了宁静。民和秀也靠着财主家的钱过上了富裕的生活。这个时候虽然中原正在打仗。但战火却烧不到这个地方,这里依旧一片世外桃源。

  没多久,过门的月儿怀孕了,生下一个儿子。似乎是好事。但很快月儿的身体就像吹气球一样涨了起来。一发不可收拾。丈夫一家人对月儿突然变胖感到费解,他们把这事转告给民和秀,并说婚后胖一点可以,但像月儿这样恐怕难以作为他们家的儿媳这样的身份。如果月儿还继续胖下去,他们决定休掉她。

  秀哭着问民,民苦思良久。查阅了些书。终于知道,产妇在分娩的时候,大量的失血会破掉这个法术。秀在生月儿的时候已经变胖,所以民没有在意这个术居然会被解。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秀看着女儿如气球一般的身体哭着责问民;‘就算会变回原样,我们月儿也不应该变成这样啊!’

  民告诉秀,法术一旦被救,身体就会像积压很久的弹簧猛的反弹,而且做月子的时候营养丰富,就是普通人也容易胖啊。

  ‘我不管,这样下去我们一家人都没办法在这里立足了,而且我的外孙,秀的儿子也见不到了,你忍心啊?’

  民抓着头,望着在一旁哭的泪人似的女儿和老婆,终于艰难的说到;‘这个术还是可以在做一次的。但是……’

  ‘不要但是了,能救女儿我付出什么都可以的。’秀哭着求民,月儿也跪在地上求父亲。

  ‘我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因为就算是祖辈们也从未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施法,他们再三告戒后人,用多了术是会遭天谴的。’

  ‘说不定只是那个道士吓唬你们啊,你也说没人用过,你又怎么知道会遭到天谴呢?’秀反问道。民默不作声,最后只好答应最后一次施术。

  这一次不是要月儿的指头了,而是要民和秀两人的食指,因为儿女和父母有着看不见的纽带。如果一方以转嫁的方式把自己的以些疾病或者痛苦是可以转移到另一边的。所以月儿吞下了父母砍下来的食指。民和秀忍着剧烈的疼痛安顿好女儿睡下。俩人彻夜不眠的守在身边,深怕出现什么不好的事,不过似乎一切顺利,第二天早上,月儿就恢复了结婚前的身姿,就像少女一样。夫妇二人这才安心的送月儿回到公公家,那边丈夫等人一看也大吃一惊,不过既然变瘦了自然是好事,也就笑逐言开的一家人回去了。民和秀也回家好好的养伤。

  但第二天深夜。正当民和秀熟睡之际,亲家突然派人报丧,叫民和秀赶紧来。原来当夜月儿就暴亡了。而且死状恐怖。秀一听当场就晕了。民只好独自一人去认尸。一路上民脑袋一片空白,犹如行尸一样被人牵着走进现场。女儿一下就这么去了,实在令他难以接受。但当他看到女儿的尸体,姑且称做尸体时候,他也几乎吓晕过去。

  月儿整个人就像被什么动物啃咬过一样,周身没有一块好肉,已经和骷髅差不多了。从床上到地上将近两米的距离都是月儿拖出来的痕迹,血和碎肉散落的到处都是,月儿的头高昂着,手伸向门外,估计是从床上翻下来想去开门,但只爬了几米就咽气了,而且死前恐怕是受尽痛苦。民怎么也不明白,难道这就是所说的报应?看着女儿的尸体,他一屁股做在地上,顿时老泪纵横。

  由于死状恐怖加上这位财主门风甚严。月儿的死的真相没几个人知道。对外就说少奶奶得急病死的。财主给了民和秀一大笔钱让他们离开这里。可惜秀知道女儿的惨死后自责不已,后来也自尽了。民也人间蒸发。

  据说,茅山术本身就是一种驱鬼和转嫁的法术。比如施术的人可以把别人家的肉或者食物变到自己手中,也可以让自己的伤痛转移到他人身上。估计这个术也是将本来在自己身上的肥胖转移到别人身上。但凡是术总有自损的一面。民一再施术终于遭受到报应,可惜还是报应到自己家人身上。至于月儿的惨死。其实是术的反噬。在佛教中六道之中有一种鬼是饿死鬼,他们很小,如蚂蚁一般,但数量众多。他们生前饥饿,死后化为鬼会吃掉一切东西。食指是人食欲的象征。吃掉自己的食指其实就是与饿死鬼达成了契约。它们会帮你吃掉你不想要的那些讨厌的脂肪和肥肉。但一旦契约无法控制或者过量,它们就会把你整个人也吞掉。”

  朋友说到这里,凑过来对我低声说道:“当我听完这个老人说的故事,我也忍不住抚摩着我自己的食指,我想,难道真吃掉自己的食指就能变瘦了?正当我疑惑的时候,老人笑了笑起身而去。我注意到他的一只手上只有四个指头,唯独少了那跟食指。我后来四出打听,旁里的人都说不认识老人,说老人好象是解放后才来的,大家都叫他民伯。”

  我听的张着嘴不说话。我也如朋友一样轻抚自己的食指,脑海里忽然想起了前些日子看到的蚂蚁群。忽然感到一阵发麻。朋友看我发呆,笑得猛拍一下我的肩膀,“不用担心了,有些东西就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应该靠人力强求的。”

  “算了,明天讲吧,你看太阳都出来了。”朋友突然恢复了常态,指了指窗外的太阳。我也只好压抑下自己的好奇,先去睡了。等晚上再继续。

  展开全部在1983年的一个深夜,有一个人从故宫珍宝馆附近的夹墙走过,突然发现远处有一对打着宫灯的人,他想这个年代都用手电筒阿,谁还用宫灯呢,难道是。。。。可又一想党教导我们世界上是没有鬼神的,肯定是眼花了,或者什么自然现象,于是就想上前看看,可怎么追也追不上那队打着宫灯的人,不过远远的看去,的确是穿着清朝的旗袍的宫女,打着眀纱的宫灯整齐的走着。这下可把他吓坏了,瘫坐在地上,也不敢追了,直到灯光看不见了,才从另一条道一步一步地挪回家了。

  还记得小时候故宫曾经发生过一起盗宝案,嫌疑人在闭馆之前藏到了珍宝馆对面洗手间之间的夹缝里,到了工作人员下班以后就出来,先进了珍宝馆然后是钟宝馆,偷了不少东西,可没走多远就被巡查人员发现了,发现的过程也挺离奇的,本来那个巡查人员没想抬头看,可心里就是有一个声音告诉他,有人在拿我的东西,他就在墙上,这个感觉一直在心头环绕,于是他就用手电往墙上照,真的发现了那个嫌疑人。他也吓坏了,半夜故宫的一个墙头上出现一个人影,于是他就大叫了出来,大家都用手电照了过去,就看见那个身影跳下了墙,于是就报了警,后来听说武警和警察就封锁了故宫,城墙周围布满了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还有抓捕的,后来那个嫌疑人就从城墙上的一个地方跳了下来,居然没有摔死,被松树卸掉了不少的引力,摔伤了腿,被抓获了。

  在讲一个,紫禁城里有专门的巡夜的,也有专门的消防队住扎在里边,我小的时候经常去消防队里边玩,当然是被人家轰出来了;寒~~~狗狗好不招人喜欢~~呵呵~~

  那是一个夏天,有几个消防队的在储秀宫做完消防演练就睡在了储秀宫,夏天热也不用被子就铺个席子在殿里边睡了,深夜凌晨2点多一个队员被凌晨的凉风吹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看,哇~~我怎么睡在了殿门外的走廊里了,明明是睡在里边的,可把他吓坏了,但是毕竟是当兵的,战战兢兢的把席子一抱又回到殿里睡了,早上醒来发现又被抬到了廊子下边,他就对其他的队员说:不要闹了,你们折腾我不够么?训练都累散架了,还有心思折腾我。其他队员说,不是我们抬你出去的,早上醒来就看见你睡在了外边。是不是你梦游阿,可是在队里睡觉你没这个毛病啊,奇怪。他们决定搞清楚这件事,每次在储秀宫巡逻完以后就都歇在那里,可每次那个战士总是半夜里被抬出来,睡在廊下,大家真的害怕了,就不敢再储秀宫睡了,可为什么别的战士没有被抬出来呢,我想可能是那个被抬出来的战士阳气弱,巡逻训练完又累正是自身最弱的时候,容易被那个东西戏弄。呵呵~~

  以前老妈在故宫里面工作过一段时间,听里面的保安说的亲身经历:两个保安晚上一起职夜班,一个去上厕所。厕所距离他们睡觉的地方有一段距离,那个人刚进去关上门,就听见有人敲门,他问:“谁呀!?”然后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回答:“开门。”他打开门之后没看见人,就想继续上厕所,没想到又有敲门声,还是那个低沉的声音说:“开门。”他一下子就被吓到了,赶快跑回睡觉的地方,心里还在想是不是另外的那个人在戏弄他。回去发现那个人还在睡着,睡觉的姿势都没有变,果然第二天问他,他什么都不知道。往后夜里再也不敢一个人出去了!

  以前总是听说从圆明园到香山的333路车出怪事,现在333路好象已经没有了。这是几年前一个哥们儿说的了,那时候还有333路呢。他有一次在香山那等车,因为是始发站人不少,尤其有些上山锻炼的大爷大妈。然而有辆车停在那,没几个人上,似乎都还在等。他就上去了,他上去之前,旁边一大爷还拉了他一下。他上去就坐在*近前门的位置,这时候发现对面一人脑门上冒着汗,还好象有点抖。他就看着那人,那人指指司机,小声说:“司机,没腿!”

  他想这不扯蛋么?司机没腿怎么开车啊?他从旁边看了看,确实没看见司机的腿,他就有点紧张了,然后没等车发动就下来了。

  等他坐的车经过一个地方的时候,大概在万安公墓什么的(我没记清楚),就看前前面那车停在那,一个人也没有。(北京香山附近的确有个万安公墓)

  她有一次和他的BF还有几个朋友去天坛玩。就在祈年殿门口下面的那一圈,她给BF和另外几个朋友拍照,当时是下午三、四点钟,夕阳正好。她突然发现几个人都有影子,而不远处一个老人,却没有!听说鬼是没有影子的嘛!可是鬼又不会白天出来。拍完之后她拉着BF的手小声说:“你拍的时候看看那边那大爷,他好象没影子。”

  BF给他们几个拍照。等拍过之后,BF也有点紧张,过来告诉她:“不是没有,我看见,别人都一个影子,他有三个好象,又不太清楚,我把他拍进来了。”

  有一次,北京下大雪的晚上,我开车去了午门,好静的.我躺在车里看午门的学景.听落雪的声音~~嘿嘿!好美的.

  我到是听说,在北海不是有很多人钓鱼吗.有一次几个人去钓鱼,变天了眼看天要下雨了,大家就赶紧收雨具,这时候雨就下来了,他们就到路边的一个零食店的小棚子躲雨.有一个人比较慢.先去避雨的人就看见那个人蹲在地上收拾东西,他后面多出一个女人!好象还在跟他说话!再仔细一看,那女的就没有了.等那个进了棚子,大家就问他 ,刚才你后面站了一个女人?

  我是外地人。有一个大学同学是北京人,他有一个高中同学,其母亲是故宫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说是有一天故宫闭馆之后,有一位年龄较大的人在巡逻。正走着,发觉前边一个胡同里,有一位挽着发髻,穿着旗袍的中年妇女。唉,他就心里纳闷,怎么还有人呀?想上前问个究竟。那个女人冲她一笑,转身走进了身后的墙里边。大家请注意,是墙里边,而不是门里边。那老人当即吓得掉头就走,去找他的工作伙伴。找到之后,就把这事说了。没想到,没过几天,这位老兄就仙逝了。也许,真的是到了大限,阳气低,才看得见吧。

  我曾经听朋友说过,在很早之前,可能是一九八几年的时候,有一个北京电影电影制片厂的剧组在故宫拍夜戏,12点钟还没拍完。演员都觉得害怕,想走,可是导演不让。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接着拍,可就在这个时候,墙上出现了一排穿着宫女衣服的人影,还不时传来女人的哭声。整个剧组是落荒而逃,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去收拾的东西。现在想想都有些害怕!颐和园的事我听人说过一次 说是夜里看昆明湖有一双一双手扒着岸边据说是慈嬉杀死的宫女都仍进了湖里。不知道有没有这事。 还有什刹海 老有小孩游泳淹死 那的老人都说是去伺候李大总管了。第一次去故宫的时候,把故宫所有开放的地方都走了一圈,后宫好多地方都阴森森的,特别是有的院子,去的游人很少,一排排的宫灯和大水缸。那些没开放的院子我也爬在门逢里往里看,水果奶奶开奖结果到头来只能害人害己。荒草丛生,很凄凉的样子。还有那个什么珍妃井,井口那么小,都不知道怎么能塞下人的。

  后来在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和几个同事聊天,说那天大家带着DV夜探故宫,说着说着就开始讲故宫的鬼故事,其中有一个,说是故宫里专门陈列后宫姘妃用的首饰什么的,到了晚上老能听见指甲抓玻璃和铁丝的声音,并且很嘈杂的声音说:“我的。。我的。。。”

  我知道鼓楼那个钟楼里,我有一个同学冬天走在那附近的时候,遇上了鬼打墙,他从大街上不知道为什么就走进了那个楼里,后来被一个巡楼的老大爷发现救了他,它发生事情的时候是下午5点多。。。

  第一件,在我大约五岁的时候.我家的老房子在皇城根儿,五四大街往北,景山东街后面一带,都是至少几十年没有拆迁过的平房大杂院,以前宫里下人住的那种.有一天父亲晚归,我妈哄我先睡.五岁的孩子应当是睡得很沉的,但我那天中途被父亲开灯的动静吵醒了,就揉着眼睛翻身爬起来. 我家的床是对着里屋的屋门的,屋里开着灯,父亲已走近床边,正站着说话,但我看到里屋门槛上还站着另外一个人,个子极矮,跟我当时差不多高,脸上象京剧脸谱般花,具体是什么花样记不住了,反正就是一个面目鲜艳丑陋的小人儿. 我起初还揉着眼问父亲:那门口儿的是谁呀?但没人回答我.我不依不饶地问了三四次,父亲和母亲才回过头来注意我. 后来的事记不清楚了,但我记得很清楚的是父亲用枕头往门槛上扔,好象还扔了其他东西,意在把那个小人儿赶走.再然后我就记得灯黑了,啥也看不见了,我就睡觉了. 这件事在我记忆里一直存在,但我很怀疑它是不是一场梦,所以从未对父母提过.直到大约三五年前,一次我与母亲闲聊,随意说:我这辈子从未遇到过鬼.母亲忽然回答:胡说,那年在景山,晚上你不是见过了吗? 我张口结舌,反问她:那天晚上的事情,不是我的梦吗? 怎么会是梦?不是见了一个小鬼儿吗? 第二件,仍然是在老房子里.那时候我已不在此地居住,我妹住着.有天她放工较早,在家中午睡,忽然梦到天阴落雨,有猫在天窗上掠过,窗上映出不知何物的深黑影子,门扇上隐约有搔爬之声.她又梦见我也在大床上跟她一起睡觉,此时惊醒告诉她千万不要开门,但为时已晚,门自动打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那个女人穿着三十年代的厚胶布深色雨衣,抬起头露出一张水淋淋的苍白的脸,看相貌有二十六七,表情幽怨一语不发,只是拼命想上床.我妹梦到我在内侧大声说:用唾沫啐她!大声骂她!于是她如法炮制,拼命向这个女人吐口水.忽然一阵雷声滚滚,她一个激灵,醒了,发现还是太平盛世朗朗乾坤,一身的汗才算退了下去. 老北京旧宅太多,难说哪里便有深怨旧仇.但经历者往往也并不害怕,说出来大家啧啧称奇便罢. 第三件,我一个小同事,借住了一个同学在劲松的房子,房是平房, 他搬进去一星期以后,开始隔三岔五做梦,梦见有一个老人站在他床边,让他把自己女儿的尸体还给他.起初梦里只有这老人在床边讨债,后来渐渐梦得更详细,甚至可以脱离自己的身躯悬在半空中,看清房间里的一切情况.这时候他便知道,那老人的女儿确实死在自己房间中,她的尸体在他床的另外一侧地上. 这个梦做到第二个星期的时候,我的小同事虽然血气方刚身无长物,也开始有些不安,给我讲了问我怎么办,我抓挠半晌,建议:你还是搬走吧. 他嘴上说,不搬,省钱!但过了不到一个月还是搬走了,自此,便再没听他提到过那个讨要尸体的怪梦.

  讲一个曾经听说的故事:劲松鬼楼 说相声的姜昆、李文华你一定认识吧!他们俩都住在这个小区里,只不过姜昆家远些,已出了劲松东口,而李老家仅与我家隔三座楼,那是一座五层高的普通红砖居民楼。 84年左右北京发生了件大事,当时人们、尤其是住在劲松附近的,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传说李文华家后面那楼闹鬼,每当天黑,一进那个楼门,就能听到凄惨的哭声,在你耳边萦绕,并可以看到周围鬼火闪烁,而楼道里的照明灯也忽明忽暗,足已吓破人胆。而到了夜深人静家家进入梦香时,门外却热闹非凡,聊天儿的、搬东西的、打架的、骂孩子的声音都清清楚楚,但当人们打开房门,声音骤停,只留下探头观看的邻居面面相觑。 当时那座楼是新建不久的,搬进去的住户只有一半左右,发生了这件事,楼里的住家又纷纷搬走了,只剩下空楼。奇怪的是人搬走了,鬼好象也跟着走了,整个空楼安安静静的。于是有些实在没房住的人家又悄悄搬回来了,开始几天平安无事,直到那天,有一个老太太晚饭后溜弯回来,上了楼梯看到有个披着长发的女人在自家门前站着,老太太纳闷,不认识呀,便问那个背对自己的女人找谁。问了二遍,也没有回应,老太太便一边叫屋里老伴和儿子的名字,一边上前拉她一把,想把她推到一边自己进屋去。 女人被拉了一下就慢慢地转过身来,就着楼道昏暗的灯光,老太太看见了她的正面,吓叫一声痪在地上晕过去了。她的家人听见叫声来开门,看见母亲不醒人事的躺在地上,马上把她送到医院抢救。老太太醒了以后还吓得混身哆嗦,断断续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那个女人转过身子,老太太看见她的那一面也是个长发披肩的背影!可怜这个老太太被吓得不能下床了,还整天疑神疑鬼,絮絮叨叨不知所云,最后只好被送回乡下老家休养。 从那以后,此楼鬼闹得更凶了,这件事也被喧染得无人不晓,很不利于正在进行的劲松住宅小区改造工程,于是政府出面调查此事,多名各种领域的学者、科学家深入研究,并公开在《北京晚报》上发表大量的文章辟谣,鼓励住户再搬回来,同时派遣警力守卫此楼。记得当时报纸上讲,鬼火是因为磷在空气中燃烧,鬼哭是因为楼道里的共振造成的,反正一切的怪现象都有个合理或不合理的解译。但广大市民对此均抱有怀疑态度,甚至几户居民合资请来阴阳先生来做法,场面搞得很大,不管怎么样,还是有些效果的,此楼的鬼事倒是越来越少了。 曾经听说过,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传言很奇。

  大家知道北新桥的故事吗?我姥姥在我小时候给我讲的,说是北新桥有一口井,井里垂着一条大铁链,但是怎么往外拔都拔不到头,而且拔的越多就能听到井里面传出吼吼的声音。我姥姥说那井里锁着一条龙,那口井就是一个海眼,镇住龙的,她还说日本人占领北京后还去试过,后来听到井里面的声音就不敢再试了。好象去年北京拆北新桥时还发现了一口井,很多专家都在讨论是不是那口传说中的井呢,我连续关注了好几天关于这口井的新闻,基本上都报道了关于这口井的传说。可惜后来专家说发现的这口井不是传说中的那口。

  北新桥的锁龙井据我所知有两种传说。 一是明朝燕王朱康迁都北京 刘伯温奉旨修建了“八臂哪吒城”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市区原来住在苦海幽州(北京以前叫幽州)的一条龙因为刘伯温修城占了它的老窝,于是发大水要淹北京。最后被朱康的副军师姚广孝治服(据说还有岳飞的帮助?)锁在了现在北新桥的一个海眼(井)里 并且说等桥旧了有了桥翅 就是你的出头之日。可从那时起北新桥就从来没修过桥翅。 还有一种说法是清乾隆年间北京城有一条恶龙在北新桥做怪。把井水都变成了苦水。当时的大学士刘庸决心收服恶龙。管一个要饭的要了一个破碗和一条破裤腰带(据说那个要饭的是济公??)到了北新桥后。刘庸把裤带系在碗上。从桥上把碗一扔。就把恶龙罩在里面出不来了。恶龙当然不甘心。 就对刘庸说,等这座桥旧了塌了我还会出来做恶的。 刘庸当时灵机一动 把当时的“北心桥”该成了现在的“北新桥”

  先是中国音乐学院附中的. 中国音乐学院附中是原来的恭王府,这没错吧?里面有个什么西什么园,不记得了.附中的同学从宿舍到教学楼要经过那里.那一年这个同学还在附中读书,有一天晚上.她和同学经过那个地方,突然看见路边有个穿黑色衣服还有裙子的女人,头发很长.当时她也没有在意.和同学继续走着,那个女人与她擦肩而过.很轻盈的样子.似乎是飘过去的.两个女孩觉得这人真奇怪,怎么这么冷的天还穿裙子,就回头去看.那个女的站在了路灯下..她们突然发现.那女人没有影子... 还有也是关于这个什么园的..啊呀真的把名字忘了..我同学的同学(不是前面那个哈)在附中读书的时候.有一天心情不好,在那个园子门口哭了一场(还是莫名其妙在那里哭了?)结果每天夜里都觉得有人要掐她脖子,并且开始撒癔症,说自己是什么格格.连走路都是宫廷里的那种满族特色的走路法....医生说是癔病.就休学了一年.去了很多医院,都治不好.后来她妈妈听了别人的指点,说那个园子里有个格格是上吊死的.于是特地去那个园子烧了香,结果那女孩的病就好了...

  我1999年夏天曾经和老公一起去过故宫。 因为自己知道一点历史故事,所以和老公两个人远离人群,到处乱钻,去找那些有故事的地方。 后来转到一个冷冷清清的展馆,里面挂着很多画轴。那个展馆和它所在的院子,居然一个工作人员和游客也没有。也不卖门票。而里面展出的,可是国宝级的东东。——不过这是后来偶才想到的问题。 偶其实一进那个院子就身上发凉,进到那间展馆以后更是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偶可以发誓,偶老公是胆子极大的人,但是这间展馆他才走了不到二十米,脸色就有点不大好看。 偶早就腿肚子抽筋,提出立马走人。 老公二话没说,拨腿就走。

  北京有个著名的饭店叫丽都饭店,86年的时候就是4星饭店了。到现在还是很火,由于它的带动周围形成了一个丽都商圈,什么住宅呀饭店呀都跟着火的不行,明星住这里的特别的多,那里的地盘都事风水宝地,地价贵的要死。于是几年前一个日本财团在丽都饭店的侧后方就500米不到的地方盖了另外一个豪华的酒店取名叫“新万寿”。本来觉得肯定盖了丽都了,可是没有想到怪事连连发生。 首先是当初日本人买地的时候贿赂了一个当时管事的政府部门的人,那人把地价的底价提前报给了日本人,结果让日本人以不能置信的底价买了下来。国家损失惨重。后来这个领导被人举报,枪毙了。当时还上了电视新闻和报纸,挺轰动的。这件事给当时新饭店的营业带来了阴影。但是日本人不信邪,给饭店取了个万寿无疆的好名字“新万寿”,希望饭店可以长长久久生意兴隆。可是,从开始生意就非常不好,打广告,搞活动,减价就是不行。旁边那些硬件软件都不如它的饭店却是成天爆满。从它外面经过总是看不见多少客房的灯光。挺搞得一个大楼,一到晚上就黑乎乎的。日本人还是挺着,直到有一天有个女客人突然在夜里跑出来到大堂说,有人瞧她的门,但是开门后看根本就没有人。这种情况出现几次了。工作人员看监视录像根本就没有人。怀疑她听错了,可是那女客人坚持没有听错,就是有人,无奈就搬走了。后来这个饭店老是接到客人投诉有人敲门,但是看不到人。最后莲打扫房间的都听到一到晚上就有人敲门。一层一层的敲。大家都说事饭店的名字不好,有个寿字,反正听着别扭,有点像给死人做祭奠的感觉。 后来日本人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可是丽都商圈还是那么火,李嘉诚当然有眼光了,觉得捡了个大便宜,立刻买下,成为他著名的海逸连锁酒店的一员。结果生意还是不好,根本没有起色。我这次回国看到这个饭店又改名字了,看来是又换主人了。不知道这次那个敲门的,还在不在了。

  半年前一位记者听说一艘轮船被打捞上来了,于是他准备去看看,可是刚传来的消息说:“谁都不能接近这艘船!因为这里可能有鬼!”这个消息增加了那位记者对这艘船的好奇心:“我就不信真的有鬼!”于是一个恐怖的旅程开始了....

  记者做了一家夜航(夜里的飞机)来到了展示幽灵船的地方。这个地方很黑,没有一个人。于是他便进到了幽灵船里,可他刚一进去“唔(狼叫声)唔!”狼叫了起来,他扭头一看,“真是奇怪,这个地方怎么会有狼啊?”他扭过头准备往里走:“啊!”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正在船上游动。记者想跑出来可是....

  可是一个穿黑衣服的奶奶堵着船的门,记者想往右藏在一个地方,他跑啊跑,跑啊跑。“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一个小男孩在唱着歌,而且他的心再也暴露了出来!救,救命!这个时候他看见了看见了.....

  看见了一个蓝色的眼睛发着光,脸上血迹斑斑,救命啊!真的有鬼!他们几个幽灵向他走来,记者流着血躺在了地上......

上一篇:在多盐土壤环境下,香港状元红彩坛
下一篇:没有了
创富图库| 港京图库| 心水图库| 摇钱树论坛| 一肖中特| 开奖现场| 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二四六报彩神童论坛| 大赢家高手论坛| 118图库| 香港财神爷网| 七仙女论坛76722| 老铁算盘| 青龙五鬼报|